返回
中国剧情大集锦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韩剧剧情

韩剧金装律师分集剧情介绍(1-16集)大结局

韩剧金装律师第4集剧情介绍

  高延宇意外谈成案子获称赞 崔江熙罗珠熙一夜情后告别

  崔江熙坐在车上在看着案子中的请求要点,打电话给罗珠熙,问她现在哪里,罗珠熙正在攀岩,告诉崔江熙他知道自己在哪里,就在最高最险的地方,崔江熙让司机开车去公司。

  公司,蔡根植当着姜延河的面问高延宇什么是假律师,高延宇流利的讲述了律师的相关规定,只要实习未满六个月就不算真正的律师,而自己也正在处于实习期,姜延河满意的让高延宇退出去。

  高延宇将自己埋在洗漱间的洗脸盆内,崔智娜来找高延宇把他叫上了天台,崔智娜告诉高延宇他来的地方是女厕所,高延宇有些失态。崔智娜告诉高延宇不该喝酒,高延宇告诉崔智娜自己在天台的事情被蔡根植知道因此要挟自己,崔智娜告诉高延宇这里到处都是蔡根植的眼线,他知道也不稀奇。高延宇却觉得自己对不起崔江熙,自己曾答应崔江熙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而崔江熙是不会听取任何缘由的,崔智娜告诉高延宇崔江熙的确是有名的律师,不会听别人的辩解,但是作为同样律师的高延宇不该连辩解都没有。

  崔江熙让高延宇在公司门口等着自己,交给他一份合同告诉他自己有急事,已经打电话给对方了,他只要转交合同就可以,不需要多说话转交完毕就回来,高延宇刚要解释自己喝酒的缘由,崔江熙却已让司机开车离开。

  高延宇来到酱菜制作场地,见到了一个女士,女士已经知道了他叫高延宇,是崔江熙派来的,主动和高延宇谈话。高延宇本想转交合同就离开,女士却并未接过合同,而是把高延宇请进了屋内。

  崔江熙来攀岩的地方找罗珠熙,并也爬上了巅峰,罗珠熙告诉崔江熙南常务不是为了分割财产才打官司的,他希望胜利是因为想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女士向高延宇详细的介绍着自己所有的酱,并觉得销售出去就是自己的孩子,她为了这些酱都取了名字,高延宇几次想把合同转交之后就离开,却因为女士不停讲述这些酱的不易,而把合同拿起又放下。高延宇称赞女士的成功,她这个年纪和自己的奶奶差不多,可是居然能把酱销售到海外,是了不起的人,女士问起了高延宇的奶奶,高延宇讲述了奶奶的事情,现在还在医院,此时,崔江熙打来电话,责怪高延宇不该多做停留,并要求跟女士对话,崔江熙向裴女士道歉,并承诺明天会抛下所有的事情去见她,裴女士没有责怪崔江熙,并表示了对高延宇的感谢。

  崔江熙回到事务所来见姜延河,姜延河称赞罗珠熙的计划书做的不错,崔江熙却觉得这些不过是诱饵,他绝对不相信南常务是为了钱打官司,他是自己见过的少有的没有野心的人,因此打算去见一下南常务了解情况。

  崔江熙回到办公室发现高延宇已经坐在那里,高延宇觉得自己没有遵守约定很抱歉,解释是因为蔡律师让自己去的,崔江熙责骂高延宇是不是蔡律师让他去死就会死,高延宇继续介绍蔡根植拿以前的事情要挟自己,崔江熙更加生气,告诉高延宇如果有人拿着枪指着自己,就需要把枪夺过来和对方拼命搏斗,无论是什么,至少要相处100个逃跑的办法,没有能力至少要有自信。高延宇觉得自己既有能力也有自信,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崔江熙才会选择来自己的,崔江熙告诉高延宇知道如此就该感激自己,高延宇表示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这样的,最起码要给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高延宇责怪崔江熙明知道蔡根植是什么人,从一开始就该保护自己的,崔江熙说知道他没有律师证而用他就是保护,现在为了出去喝酒让别人做垃圾文件给自己,难道还要保护他吗?此时,崔江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南常务说过的话,他坚持不会离婚,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会保护她和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到最后,崔江熙站起来原谅了高延宇,并让高延宇去调查成有真和南明学常务,了解他们之间的所有过往,并写成剧本交给自己,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

  崔江熙和姜延河分别向南明学和成有真了解彼此的诉讼要求,南明学明确表示自己决不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而成有真在表示了不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之后,姜延河犀利的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法庭上必须面临二选一的时候,成有真选择什么,成有真伤感的表示父亲已经很累了,弟弟们都在争夺继承权的事情,因此为了父亲她会最终选择徐州航空公司。

  蔡根植再次来找高延宇,提醒高延宇帮助崔江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他再胡闹下去小心被活埋,高延宇并不李徽蔡根植的说话。

 崔江熙来找罗珠熙谈成有真和南明学的案子,崔江熙自信而肯定的告诉罗珠熙,孩子一定是成有真抚养,并说出了探视的时间,并且告诉罗珠熙即使上法庭自己也一定会赢,因为成有真已经打算承认非法捐赠的事情,而事实上自己并不想上法庭,也不想去赢南明学,罗珠熙告诉崔江熙律师的本分就是律师费,而自己就是问了本分而工作,崔江熙反问罗珠熙是否审判的真实和事实对她已经不重要了,罗珠熙反问崔江熙是否觉得自己会以为处身与公平的竞争台上,难道自己在他的眼中就那么纯真吗?崔江熙问罗珠熙为什么要这样,罗珠熙坦诚自己还深爱崔江熙,但是依然选择分开,因为有的爱在一起有的却要分开,并觉得案子结束之后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高延宇搜集了所有的材料给崔江熙,此时姜延河来找崔江熙把契约书交给了崔江熙,并说裴女士决定撤回设立法人,借此机会要隐退,这让崔江熙觉得非常突然,姜延河告诉崔江熙即使裴女士退了契约书,但是也要阻止她的隐退,因为她是律师说重要的客户,崔江熙要立刻去见裴女士,姜延河问崔江熙是否说服了罗律师,崔江熙不语。

  崔江熙回身责怪高延宇,自己只是让他转交契约书,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并把高延宇叫出了事务所。高延宇悉心的将自行车锁上放好,坐上车跟随崔江熙去找裴女士,崔江熙嘲讽高延宇的行为担心别人偷走他的破车,高延宇说对自己而言那不是破车,是孩子,崔江熙让高延宇不要在自己面前说事物是孩子。

  两人来找裴女士,希望她能在契约书上签字,并告诉她这意味着巨额的财产进账,裴女士让二人如果不说实话的话就离开吧,崔江熙让高延宇发表自己的看法,高延宇觉得现在那些契约的确可以有庞大的资金进账,但是也意味着裴女士的事业变得更大了,而酱对于裴女士来说就像是孩子,不放心孩子在别人的手中成批量的生产,因此自己就会忙着坐飞机各个国家来回飞,向那些听不懂语言的人讲述着酱的制作过程,从而没有时间和自己的孙子和孩子相处,正当崔江熙不屑于高延宇的这些说法时候,裴女士却称赞高延宇说的对,她觉得一年前对自己来说是开心的事情,可是现在觉得很累,她想把事业分给孩子们去做,自己只想陪着孙子们,那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崔江熙觉得还是应该和孩子们商议的,可裴女士却说最终的决定权还是自己,这也是不久前崔江熙说过的话,崔江熙一时无语。将目光投向了高延宇,高延宇却转过了头。

崔江熙让高延宇修复被他摔碎的罐子,高延宇觉得裴女士喜欢称呼事物为孩子,和崔江熙也是完全相反的人,但是接下来却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了,崔江熙看着支吾的高延宇告诉他如果没有做好自信,那么以后绝对不要跟自己学。

  高延宇把搜集到的南明赫夫妻的事情真的写成了戏剧交给了崔江熙,是神和人的相爱,两方的爱都成了诅咒受到惩罚,这让崔江熙想到了罗珠熙的话,罗珠熙说有的人因为爱在一起,可是也因为爱分开,因此崔江熙明白其实审判就是空壳而已,他和高延宇同时叫住了司机停车,高延宇告诉崔江熙此时应该联系裴女士的家人,尤其是裴女士的孙子孙女,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似乎真的要打破罐子。看到裴女士拥抱着自己的孙子孙女,高延宇也觉得非常开心幸福。

  同时,崔江熙赶到了法庭,他告诉众人己有了不用去法庭就能合理离婚的办法,罗珠熙觉得时间是不是太晚了,并问崔江熙究竟是为什么,崔江熙告诉罗珠熙因为自己知道了她不知道的内幕。

  法庭开始,在经过罗珠熙的辩论之后,崔江熙说出了两人之间存在的真实,成有真是徐州航空的第一继承人,她和南明学之间是契约婚姻,南明学在契约之后根据契约的内容活着,但是不幸的是南明学爱上了成有真,按照契约的内容规定南明学一辈子都不许爱上罗珠熙,因此这个婚姻的责任不是成有真而是南明学。同时,崔江熙告诉罗珠熙之所以他提出巨额的财产分割,是因为她肯定徐州航空是不会向外承认这种契约婚姻的,也因为此才觉得一定能帮南明学拿到财产分割,但是还有罗珠熙不了解的情况。崔江熙转头看着南明学告诉他,自己知道南明学其实想把成有真和儿子从徐州航空解救出来,而他不知道的是,成有真也想把南明学从那里解救出来,因为成有真觉得自己从小是在那个环境中过来的,而南明学则对将来那样的生活不习惯,成有真为将来南明学的处境而着急,因为成有真也真心爱上了南明学,南明学激动的站起来看着妻子,而戴着墨镜的成有真则流下了眼泪,成有真觉得真的好残忍,崔江熙告诉成有真不想走法庭判定的话还有别的办法,成有真流着泪站起来离开,南明学拦住成有真的去路,成有真哭着让南明学理解自己,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说着抱歉。

  姜延河和崔江熙走出法庭,姜延河觉得很多人有眼睛能看到时间很多美好的东西,却看不透自己,而成有真双目失明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却看清楚了自己,最终选择放弃了南明学。

高延宇向裴女士讲述了自己和奶奶的事情,或许裴女士羡慕奶奶和自己的关系,但是现实生活很残忍奶奶在住院的时候交不起住院费而如履薄冰,现在的工作每天也是战战兢兢,而自己的奶奶和裴女士完全不一样,裴女士以后还要教孩子们如何制酱,此时,裴女士发现孙子打碎了酱坛,慌忙跑了过去训斥了孙子,却引来儿子和媳妇的不满,认为只不过是一个酱坛而已,一番话却惹恼了裴女士,觉得对于孩子们而言这些只不过是酱坛,但是对于自己却是几十年养育的孩子,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是这种态度,更何况那些委托生产的公司,因此叫来了高延宇继续设立美国的法院,自己会亲自飞过去,同时让高延宇通知崔江熙把儿子们的工资恢复到月薪工资。

  崔江熙问高延宇是否提前预测了孩子们会打碎酱坛,高延宇觉得都是运气,自己不可能未卜先知,并问崔江熙的战果如何,崔江熙告诉高延宇是和解,但是看起来崔江熙并不开心。

  崔江熙带着高延宇来见姜延河,并告诉他高延宇已经破壳而出了,崔江熙忍不住看着高延宇笑了,高延宇也得意的笑了,崔江熙给了高延宇一个象征奖励和鼓励的扑克牌,可是却显示的是2,这让高延宇对于这样的低分有些不满,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只是运气而已不要太得意,这个分数够了。

  高延宇来到蔡根植的办公室告诉他自己再也不会被他威胁了,蔡根植觉得现在的高延宇太自傲了,很快会被活埋的,并拿出了高延宇的简历,告诉他是没有任何学历的和证书的,高延宇却说自己是被崔江熙亲自选定的实习医生,高延宇告诉蔡根植如果硬要提没有学历的事情,那就看看什么叫学历,于是拿出手机视频给蔡根植看,那是蔡根植在夜总会喝多了,摔倒在地上却不停的吸吮手指的样子,并告诉蔡根植这就是蔡根植黑漆漆的将来,蔡根植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回到办公室的高延宇兴奋地把扑克牌贴在办公桌前,并去找金智娜,却发现金智娜已经离开了,与此同时金智娜来找高延宇却发现高延宇也不在座位上,两人几乎同时发短讯询问对方的去向,最终金智娜回头再次来到高延宇的座位发现高延宇站在那里,两人忍不住相视一笑。

  崔江熙和罗珠熙也相约来吃饭,罗珠熙问崔江熙在自己的记忆里,是否他还有浪漫,并认为当年的事情是自己不对,崔江熙只是做了遵守原则的事情,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爱情结束了。而此时,崔江熙陷入了回忆,或许在罗珠熙的记忆力对自己有怨怼,但是当时由于罗珠熙的失误,崔江熙提出让罗珠熙退出案子,选择了承担所有的过错,并辞职来保全罗珠熙,审查官们却劝崔江熙即使他辞职也无法保全罗珠熙,崔江熙还是依然选择了坚持,但是罗珠熙却只是听到了那段让她退出的话,她因此对崔江熙非常不满,提出了分手并且希望永不相见。

罗珠熙临走前告诉崔江熙能爱他让自己开心,并觉得现在能分享心事,能站在对立面看着对方努力,没有比这个更能做的事情了,崔江熙忍不住愣在那里,罗珠熙慢慢走向崔江熙深深吻住了崔江熙。

  金智娜对于高延宇戴着的手表非常感兴趣,觉得那一定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手表已经坏掉了不再走动,可是每天都能看到高延宇戴着,高延宇告诉金智娜这是父亲留给自己的,父母在同一天的同一个时刻去世了,手表也就在那之后停止了,金智娜觉得东西坏掉了可以修,不管是手表还是高延宇本人,此时,高延宇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

  崔江熙等着醒来的罗珠熙,问她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罗珠熙淡然的告诉崔江熙自己就要结婚了,并且坦言这次是自己自告奋勇接下这个案子的,只是为了再见崔江熙一面,她很好奇这次之后会怎么样,崔江熙问罗珠熙如果这次自己挽留她会怎么样,会留在自己身边吗?罗珠熙肯定的说不会了,无论是凝视还是争吵自己都会觉得心疼,在自己踏出这扇门开始两人只是普通的律师关系了,之后,罗珠熙拿着衣服走出房门。

  高延宇来到医院,原来是世熙吃了很多安眠药被送往医院洗胃,警察从世熙的手机通话中发现了世熙多次想练习高延宇,因此叫来高延宇问高延宇和世熙的关系。

  在宾馆徘徊出神的崔江熙接到了姜延河的电话,回到了律师事务所,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崔江熙看到姜延河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轻轻拍着他的背似乎在安慰他。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