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剧情大集锦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分集剧情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分集剧情介绍(1-70集),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大结局,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分集介绍

 1/3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1集剧情介绍

  凉生抢婚程天佑姜生婚礼 姜生凉生兄妹相伴上大学

  拥有着出众的相貌和让人敬畏气场的程天佑是程氏集团大少爷,娱乐公司董事长。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外表虽然冷酷,内心却稚气、痴情,这一天,他终于要与心爱的姜生举行婚礼了。姜生是凉生伦理意义上的妹妹,兄妹俩虽无血缘关系却从小相依相偎。

  程天佑和姜生的婚礼现场,正在等待发小儿——北小武的姜生却接到了北小武因为心爱女子小九来不了的消息,这时,凉生突然出现在姜生面前,并称愿解燃眉之急牵着姜生的手步入婚礼殿堂,但当凉生真的把姜生的手递给程天佑的那一刻,凉生的心情瞬间黯然了下去。主持人依照程序询问现场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台下的凉生忽然出声反对,并拉起姜生的手逃离了婚礼现场,只留下了一脸愕然的程天佑。

  时间回到1997年秋天,魏家坪,小姜生看到妈妈放在桌上的一枚煮鸡蛋,馋得央求妈妈只吃一小口,但这是妈妈给久未归家的爸爸姜凉之准备的,便狠心拒绝了姜生的要求,但姜生始终不相信那个不着家回家的大记者爸爸会在今天回来。这时她的发小儿北小武叫姜生出去玩儿,姜生放下饭碗立刻跟着跑出去了。小武的爸爸北国雄正跪在地上给北小武当马骑,许久未与爸爸谋面的姜生特别羡慕,怯怯的问北国雄是不是也可以让她骑一会儿?北国雄怜爱地把姜生背到了背上,孩子们正玩儿得高兴,忽然听见了一声巨响,原来是煤矿爆炸了,死伤了很多人,其中包括姜生的爸爸姜凉之,姜生妈妈来到爆炸现场找了半天惊愕地发现了躺在担架上浑身是血的姜凉之,和他身边穿着雪白衬衫、正无助的望着姜凉之的凉生。姜生妈妈牵着凉生的手带回了家,并让姜生以后都管他叫哥,姜生迫于妈妈的要求虽然一点都不情愿的喊了哥却趁妈妈不注意偷偷给凉生扮了个鬼脸示威。半夜里姜生听到旁边的床上凉生小声的哭泣声,以为凉生是因为怕黑就下床要陪着哥哥一起睡,可是凉生并没有理她,反而小声喊着妈妈,姜生只得又回到了自己床上。

  清早,凉生起床穿上他的小皮鞋,背上书包怯怯地站在饭桌前,姜生妈妈温柔地喊他坐下吃饭,凉生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地看着身旁这个陌生的小女孩——他的新妹妹姜生。吃过饭,妈妈带孩子们正在院子里干活,两个村妇来到他们家,一边嘟囔着凉生是扫把星,把矿难归结到姜凉之带凉生妈妈(女记者)下矿所致,要找他们家算账,姜生妈妈一声没吭默默忍受着。

  姜生妈妈在医院里照顾姜凉之,姜凉之只说了要姜生妈妈照顾好凉生的话,姜生妈妈隐忍着答应。病房外,何满厚和北国雄说起矿难是矿工违规操作导致,姜凉之和一块来的女记者本来是想去下矿采访新闻的,但不幸的是矿难发生了,结果女记者抢救无效已经死了,还道听途说女记者是姜凉之的情妇,凉生就是姜凉之和这个女人的孩子。

  姜家,凉生一直抱着书包不撒手,姜生不明白,凉生解释说要回家。姜生想看书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凉生拿出琴谱来给她看,还给姜生解释什么叫钢琴。姜生看凉生什么东西都是好的,一边摸着自己破了洞的布鞋一边羡慕凉生脚上的皮鞋好看。

  姜生带凉生找小朋友们去玩儿,向小朋友们介绍凉生是他亲哥,还让小朋友们都管凉生叫他哥,北小武不同意,说凉生是姜生爸爸在外头的孩子,凉生冲上去就和北小武打了起来,姜生上去帮凉生胳膊被咬了。回到家里,凉生正查看姜生胳膊上的伤势,北小武的妈妈带着被打伤的北小武来找凉生算账,姜生妈妈只能打姜生出气,姜生一边哭一边解释说是因为别人说哥哥是野孩子才打架的。

  姜凉之出院回家了但只能坐在轮椅上,还支使姜生妈妈去办理凉生的收养手续,姜生妈妈无奈答应着出去了,姜凉之的眼泪却情不自禁流了下来。院子里,角落里的姜生远远地看着爸爸抱凉生,吃饭的时候爸爸也把唯一的一个荷包蛋给凉生吃,姜生却没有还被妈妈安排给爸爸喂饭,生气的姜生端着饭碗坐到了门外,凉生一看就主动去喂爸爸吃饭。姜凉之瘫痪后家里的重担都落在了姜生妈妈身上,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但晚上,凉生还是省下荷包蛋给姜生吃,自己却饿着肚子,还骗姜生说自己吃过了。

  姜生和凉生走在小树林里,姜生看见冬菇,想要摘,凉生却说这大冬菇和小冬菇凑在一起挺好的,就别摘了。姜生同意了凉生的看法,说着大冬菇和小冬菇永远不分开。而他们一大一小的身影,像极了地上相依为命的大冬菇和小冬菇。姜生带凉生去看成片的野花田,还跟凉生说最喜欢的除了红烧肉就是花,凉生顺手摘下一朵花,插在了姜生的辫子上。

  时间过得真快,姜生和凉生长长成了少年,孩子们结伴去摘柿子,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这是他们并不多见的零食,常引发恶战。另一群孩子站在柿子林外不让他们摘,还刁难说只能摘刻上他们名字的柿子树上的柿子,三个小伙伴没有和他们打架,而且忍气吞声地回到了家。到了晚上,凉生一整晚都没有回家,姜生和北小武出去找他,姜生走到了柿子林,忽然发现每一棵树上都用小刀刻着姜生的名字,而凉生在一棵树下累得睡着了,手上还拿着刻字的小刀,看着哥哥受伤的手,姜生感动不已,回家给凉生包扎,还把凉生的家务都揽下了。

  一天,姜生和凉生正坐在田里玩,北小武突然跑过来找到他们说何满厚去他家闹事了,兄妹俩立刻跑回家里,何满厚嘴巴不干净地说凉生是野种,凉生冲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一处,姜生怕凉生吃亏也立刻冲上去咬了何满厚的屁股,结果她的额头受了伤。医院里,凉生一边看着姜生额头上的疤,一边跑前跑后给他拿药。晚上凉生和姜生一起坐在外面看月亮,凉生说女孩子脸上不能留疤,而姜生却说这样以后即使走散了凉生也会找到她,凉生跟姜生许诺他们永远不会走散。

  长期劳累的妈妈身体越来越差,姜生不忍开始多帮妈妈做家务,她觉得只要她多干一点妈妈身体就能好一些。但是当看到爸爸还对妈妈像以前态度冷淡还不时要伺候,气得把水杯摔到桌上,说出了要是没有爸爸和那个女人就好了的气话,自己也气得一直坐在街口哭,凉生在一旁安慰她,姜生将火全发到凉生身上,但凉生只是默默地给姜生留下为她摘的两个柿子。

  姜生和凉生从此认为应该用功读书才能离开魏家坪。18岁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收到了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贫寒的家境,姜生想退学供凉生上大学。但凉生却说会申请助学贷款坚持要和姜生一起上学,而且发誓以后有了能力会让所有的穷学生都有学上。

  从旧金山回国的程天佑,刚下飞机就先去看了从小看护他长大的刘杏婆婆,然后才回家给爷爷和天恩准备了他们爱吃的晚饭,爷爷问起天佑回国的计划,天佑就把他想做院线的计划汇报给爷爷,但爷爷却要给他安排相亲要他继承香火。

  姜生妈妈一边咳嗽着一边给姜生收拾行李,姜生舍不得妈妈,不想上学了,但妈妈坚持让姜生多读书,才能做她想做的事不再走妈妈的老路。北小武和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于是就请他爸爸的专车送他们三个一块儿去,姜生凉生和爸爸妈妈告别,姜生最后也还是没跟爸爸说句告别的话,姜凉之望着凉生的背影如释重负,自言自语道对得起他的妈妈和亲生父亲。

  姜生和凉生开始了没有人对他们翻白眼,也没有人叫凉生野孩子的大学生活。

  北国雄带着姜生、凉生和北小武一起来到大学,姜生碰到了第一个舍友金陵,三人各自收拾自己的宿舍。新生军训时,凉生的同班同学宁未央突然晕倒了,凉生抱起她就送往了医务室,醒来的未央看到凉生一见钟情。姜生看到了布告栏里申请奖学金的通知就想申请,而这个奖学金计划正巧是程天佑未雨绸缪选拔人才的计划,在这批优秀学生名单里面,姜生的简历赫然在列。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